關於部落格
術業專攻
  • 2843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365行之M型社會》Case1-1警察抓小偷 作者◎亞海

Case1-1警察抓小偷 台北市舊公寓林立的巷子裡,幾個上半天課的小朋友聚在堆滿雜物的防火巷口討論著要玩什麼遊戲,一個比較慢到的平頭小孩從前方跑過來。 「小維,你怎麼那麼慢?」 「對不起啦,我阿嬤叫我把綠豆湯喝完才能出來玩,要玩什麼啊?」 「玩……」 「警察抓小偷!!小維當警察!」 小孩們一哄而散,留下呆立在原地的小維。 玩遊戲的時候他老是當鬼,老是在抓人,就連長大了都一樣。 *** 「中山二分局。」中年微胖的執班警員接起電話,表情突然認真起來。 「是……健康路三段十八巷五樓?好,我們等下就派警員過去。」他左肩夾著電話,右手抄著地址,看來是有案子了。 「老周,有案子?」另一個原本正在看監視器錄影帶較年輕的警員按下暫停鍵問著對方。 「是啊,我看你再看幾次還是看不出個鳥啦,走嘍,是維仔你最愛的案子喔。」老周經過他的位子要拿外套時順手拍拍他的肩。 年輕警員聞言卻皺眉,「竊盜案?」那才不是他的最愛,是他的最恨。 「嘿啦,健康路離這裡不遠,騎機車去吧!」 一老一少,一胖一瘦的二人跟駐守的警員打聲招呼便前往案發現場。 這個城市每年都有近上百件的竊盜案,而竊盜案又是破案率很低的案子,民眾找不回失物便會對警察白眼,甚至還懷疑他們吃案,上頭的長官給部下的壓力更是不小,其原因當然是某新任市長要讓犯罪率低於去年五個百分點的宣言。 「喂,老周你還好吧?」兩人樓梯才爬到一半,維仔身後的老周就氣喘呼呼。 「沒、呼……呼……沒問題的啦……」老周扶梯大口地吸著氣。 「人老了還是要服老啊……」維仔邊說著邊放慢走樓梯的速度。 「我、我才沒老……你忘了當年那個……惡徒……跟我……」 維仔舉起手來阻止他繼續說下去。 「是是,這個故事我從還是一線二星的菜鳥時就聽到現在啦……」好漢總提當年勇。 二人到五樓停在生鏽的紅鐵門前,老周按下電鈴往後退一步,維仔則趁這個時候觀察著鐵門,鐵門外完全沒有被破壞的痕跡,這大概不是小偷的進出入口。 「誰?」從門後傳來低沉的男性聲音。 「我們是中山二分局的員警,剛剛有報案說這邊有竊盜案……」老周話才說一半紅鐵門就打開。 站在裡面的這個男人比聲音年輕,看起來像個大學生,但瀏海長到看不清他的眼睛,頭髮也油膩膩的,身穿無袖上衣跟運動短褲,跟最近流行的詞-「宅男」同個調調。 「我姓周,他姓商,不過我比較老,哈哈。」老周在介紹我跟他時總愛提這個「商周」的歷史笑話,可是眼前的年輕男子完全不領情,只是默然地看著他。 維仔接著道,「整間屋子都遭竊嗎?」客廳看起來無異樣。 年輕男子搖搖頭,領著我們走到裡面的主臥房,「…………這間。」 打開房門後,就跟老周跟維仔看過的數百間遭竊後的房間一樣,亂得像是颱風掃過,所有能翻的、能打開的無一倖免,床墊也被拉到一旁,窗戶大開著。 「你是什麼時候發現遭竊的?」老周問。 「……拿……錢的時候……早上。」男子慢慢地一字字講出來。 維仔想,這男子若不是發育遲緩就是不常跟人說話,講話非常緩慢,而且文句也不太通順。 「這間房間不是你的房間?」 「是……我媽的……房間。」 「她呢?」 「出……遠門。」 「喔……」老周邊問邊做筆記,維仔則是四處查看著,這戶人家沒裝鐵窗,小偷大概是從下面沿著別戶人家的窗戶或冷氣機爬上來的,手法雖不高明但也不像新手,看來又是一件沒有下文的案子。 「好,這樣就可以了,我們等下會請鑑識組的過來採指紋、勘察現場,完畢後再請你到局裡做個筆錄,可以嗎?」老周對著年輕男子說。 「那……我可以……回房間了嗎?」 「喔,可以可以,鑑識組過來還需要一段時間……」 老周說完,那男子就轉身走回到走廊深處的房間,關上門後隨即傳來的是電腦遊戲的音效。 「那是魔獸吧?」老周道。 「喔?你也知道啊?」維仔吃驚地說,對電腦明明一竅不通的老周竟然知道魔獸。 「廢話,我兒子天天在玩!」 「你兒子不是才小四?」 「他玩那個玩三年了……」 *** 我跟老周在外頭邊抽著菸邊等著鑑識小組,雖然知道他們很忙,每天都要趕好幾場,但今天也太慢了吧?都快過二個小時了…… 不耐煩的老周要再撥打電話時,我們才從樓梯下方看到姍姍來遲的鑑識人員的頭頂。 「抱歉抱歉,今天太多案子了……」鑑識人員邊打開他的工具箱邊說。 「太多案子?」老周問。 「對啊,光是竊盜包括你們這件就有六件耶……」 「真夭壽,今天黃曆上是寫著『宜竊盜』嗎?」 「而且最奇怪的是……我剛剛去的前五件……都沒有一件東西被偷走耶!」鑑識人員轉過頭來對維仔跟老周道。 維仔跟老周面面相覷,二人的頭頂都冒個大大的問號。 「東西都像這間一樣散亂著,可是屋主清點過後,小偷沒有盜走任何一樣東西!連掉在地板上的銅板都沒拿,你說這稀不稀奇?」鑑識人員笑道。 一樣東西都沒拿……就表示他的目的不是要偷東西…… 不是要偷東西的話……維仔心中浮現奇妙的第六感,不是身為警察有的第六感,而是…… 「呀!!!」門口傳來女性的叫聲,老周跟維仔快步出去後發現一個中年婦女站在門口大叫著,身旁還掉落著某量販店的購物袋,看起來像剛去採買回來。 「警、警察先生?怎麼回事?你們怎麼會在我家?我看到門口大開還以為遭小偷了……」婦人道。 維仔大步向前問她,「妳有兒子嗎?」 婦人搖搖頭,「我只有一個女兒……發生什麼事了?警察先生?」 「老周!那個男的!」維仔大叫著跑向走廊最後面的那間房,粗魯地打開門後,眼前空無一人。 而且那很明顯的就是間女孩子的房間,更奇怪的是,這間房間沒有電腦,魔獸的遊戲聲是來自桌上的錄放式小型卡匣隨身聽。 「這……?」後面的老周也覺得莫名奇妙。 但維仔馬上就全盤了解,一定是他。 「老周,不好意思,我回家一趟!」 *** 維仔氣憤地走回自己住的套房,迎面走來的隔壁鄰居郭媽媽則用奇怪的眼神看著他。 維仔正擠出微笑要跟她打招呼時,她不知為何一溜煙的逃掉了,維仔正覺得奇怪,平常跟郭家也都禮尚往來啊……怎麼…… 但當他回到他家大門時,他就明白郭媽媽的態度是怎麼回事了。 門上被鮮紅色的噴漆噴上「我喜歡大波霸。」六個字,這還不算什麼,旁邊的牆更慘,畫了個漫畫版的波霸美女圖。 「媽的,才不到二個小時,他怎麼會有時間畫這個啊!!」 維仔現在可以非常肯定,那個裝得畏畏縮縮的宅男絕對是他!可惡,他為什麼沒認出來! 他火冒三丈地雙拳握緊,踹開自家已經換了五次鎖這次還是被輕易打開的大門後,屋內整整齊齊的,如同他早上出門的時候。 但他了解,這不代表他什麼都沒有拿,上次也是,看起來像是什麼也沒動過,但前女友送給他的手錶不見了,上上次則是他跟前前女友的合照全被拿走,上上上次是老周送他的高級茶壺,被偷的全都是別人送的東西。 維仔開始檢查著,心想,別人送的東西都應該被他拿走了,他到底還會偷什麼?當他打開衣櫃的時候,發現…… 「……你……你這個變態,連我內褲也偷!你這個內衣賊!!媽的,我要是不抓到你我就不姓商!!」維仔抓狂地大叫著。 可惜他不知道他想抓的人就在他家樓下的純白Mazuda轎車裡,小偷帥氣地摘下掛在鼻梁上的墨鏡,跟剛剛的宅男扮相完全是二個人,他笑著看助手席上那袋剛到手的「贓物」。 「小維,你抓不到我的,我從來沒被你抓到過喔,從小時候認識你開始。」 右腳踏著油門,白色的轎車消失在這個城市的車陣中。 *** 身心俱疲的維仔在回工作崗位前,翻找著待洗衣物籃,想說先把穿過的內褲洗好晾乾,晚上回來時才能換,只是,對方想得比他更周到。 「……」 維仔已經驚訝到說不出話來了,連穿過的他也拿到底是什麼回事!他也愛搞日本老頭那「原味內褲」的玩意兒嗎!! Case1-2 小偷悲歌 幾個小朋友在沒課的下午聚在工地附近玩著躲貓貓,當鬼的還是晚到的小維,老是當鬼的他倒也當出心得來了,這次很快就把近乎全部的人給抓到。 「全部的人都找到了嗎?」 小維搖搖頭,「剩君飛還沒找到。」 「那傢伙每次都很會躲,每次都剩他最後一個。」其中一名小孩突然興起惡作劇的念頭,「我們別理他了,回去吧。」 「好啊,回家嘍。」另一個小孩也附合著。 大家就這麼要一哄而散時,小維才唯唯諾諾地開口,「如果不去找他的話他會躲到什麼時候啊?」 「誰知道,我要回去看魔動王了。」一個比較高大的小孩跨上腳踏車就騎走,其他人也跟著回去了,只留下小維還在原地。 君飛的人緣一直不是很好,因為他是轉學生,這個年紀的小孩很奇怪,總是會集體欺負外來者,他雖然還不至於被欺負的地步,可是在一起玩的時候大家都不會詢問他的意見,當他是局外人、附屬品。 也許是集體行動使然,小維也常裝作沒看見他,但如果只有他們二個的時候,他卻很喜歡找他講話,君飛懂很多東西,也樂於跟小維分享他的一切。 小維知道這個工地到晚上的時候會變得很暗,媽媽也常說這裡很危險,有壞人,所以小維雖然怕被同儕排擠但還是留下來找著君飛,他知道要是不找到他的話,他一定會一直躲著的。 「君飛,君飛你在哪?我們要回家了喔!」小維邊走邊叫喊著。 在建材堆後面不小心睡著的君飛聽到小維的聲音後才醒過來,他邊揉著眼邊打算走出來跟小維說「這次你又沒抓到我」的時候,看到遠方的小維正和一個比他們都還小的孩子說話。 「弟弟你怎麼了?」小維問。 「嗚……嗚……我迷路了……」看起來才五、六歲的小男孩抽泣著。「你怎麼會走到這邊來呢?你家在哪裡知道嗎?」小維親切地問,他也有個小他三、四歲的妹妹,所以老是被教育著要對比自己年紀小的人好一點。 「在、在公園旁邊……」 「公園……是有一個蓮花池的那個公園嗎?」 小男孩點點頭。 小維想,那應該就是他家後面的那個公園沒錯,把他帶到那邊他應該就認得出來他家在哪裡了吧?可是還沒找到君飛…… 「弟弟,你先陪哥哥在這邊找另一個哥哥,等下我再送你回家好嗎?」 小維說完後怎知這個小男孩便開始大哭。 「唔哇!!我要找媽媽啦!媽媽!!嗚嗚!」 小維沒辦法,他知道這麼小的孩子哭的時候是怎麼也壓不下來的,就跟他妹一樣,所以他只好先牽著他的手帶他回家。 這一幕後面的君飛全都看在眼裡,他永遠也忘不了,那個小男孩牽著小維的手時,還轉過頭來看他,露出勝利者的微笑。 *** 「哇,學長,這家牛肉麵好好吃喔!」學弟大快朵頤著熱騰騰的牛肉麵。 「對吧?雖然這家店只是票選第三名,但我覺得它的牛肉大塊又多,加麵加湯又不用錢,是我心中的第一名啦!」 維仔身旁的這個學弟剛調來局裡沒多久,卻跟維仔很有話聊,而且個性率直又可愛,老是讓維仔想到他最喜歡的那種米格魯犬。 「等下吃完後就到我新家看片吧!一起看比較不會無聊啦。」學弟笑道。 「你已經搬好家了啊?怎沒叫我去幫忙呢?這麼見外。」 「我哪敢啊,長官。」學弟笑著做了個敬禮的手勢,「我東西不多啦,很多都是來這邊才買的,所以一個人搬還OK,連DVD播放機跟電視都是新買的喔。」 兩人在回去的路上還順道去7-11帶了宵夜,一路上有說有笑的,直到學弟打開房門,聲音才消失在兩人之間。 房間內空無一物,大型家具都不見了,連個床都沒有,像是待售的空屋似的。 「呃……學、學長……我應該是走錯房間了吧?這邊是三樓嗎?」 「不……這是你家沒錯,你剛剛才用鑰匙打開門……」 維仔不用想也知道光顧學弟家的人是誰,只是他這次也太過火了吧!以往跟他交情好的人,他頂多也只是偷維仔送給他們的東西,這次全部搬個精光是怎樣?一點也不像他的作風。 「我跟局裡講了,他們說明天會派人過來……你今天就睡我那邊吧?維仔對蹲坐在樓梯口,一臉頹喪的學弟講。 「不好意思……又麻煩你……」 維仔斜眼看著旁邊,「該說抱歉的是我才對……」 「咦?這跟學長沒有關係啊!都是那賊的錯!我一定非親手抓到他不可!」學弟新官上任三把火,熱血得很。 維仔在心裡歎息。 *** 兩人走到維仔家附近時,學弟看到旁邊的白色馬自達。 「哇,這台白色馬自達還蠻好看的耶?」 「喔,這台最近我常看到,好像是新搬來的住戶的吧?你喜歡馬自達?」 學弟搖搖頭,「沒特別喜歡,只是覺得他們最近新廣告拍得不錯,配樂的歌好像是王力宏唱的?啊啊!一直覺得學長你像哪個男星,就是王力宏嘛!」 維仔撇撇嘴,「才不像咧,別人都說我像梁朝偉,不然怎麼叫我維仔?」 「哈哈哈,那我要當華仔!」 「那無間道第四集可以找我們二個去演!哈哈!」 兩人走到維仔的住處的門前,開門的那瞬間,維仔有擔心過是否會再看到空無一物的景象,但下一秒他就知道是白擔心了。 「進來吧,當自己家。」維仔道。 「那就打擾了……學長家很大嘛……」學弟環視著維仔的房間。 「才二十坪,不過一個人住就綽綽有餘了,這裡我唯一想嫌的就是隔音太差,啊,趕快來看片吧,明天不看完不行……」 「嗯!」 *** 聽著隔壁房的對話聲,小偷越想越火大,為什麼他可以這麼堂堂正正登堂入室,自己卻連見面都不敢,只能偷偷摸摸地看著對方,像個小鬼一樣惡作劇。 自從發現他對他的感情就這樣,只要一面對面就什麼話也說不出來,滿臉通紅,還會呼吸困難,這種蠢樣子絕對不可以讓他看見…… 上次扮宅男的時候他是花費多大的力氣才不去看他,努力地轉移焦點,這他大概永遠不知道吧。 突然,隔壁傳來奇怪的聲音,他靠近牆邊一聽。 「嗯,啊……唔……好舒服……」後面那句雖然是日文,但卻是沒學過日文的人都廣為熟知的那句話。 這淫聲穢言是二、三個男生發出來的,都不是房裡的人的聲音,但……這二個男的竟然在看G片? 他忍無可忍了,打開門走到隔壁按電鈴。 「誰啊?」 維仔毫無防備地打開大門,還沒來得及反應左臉上就挨一個火辣辣的巴掌,他被打得頭暈眼花,回過神來只看到甩他巴掌的人走進隔壁房的背影。 「學長??你的臉……」學弟吃驚地看著走回來的維仔。 「我被隔壁的女人打巴掌……」維仔走到廚房拿出冰塊用毛巾包著敷自己的左臉,這手勁大得不像個女人! 「啊……是這個的關係嗎?」學弟指著仍在播放著G片的螢幕。 「她八成以為我是變態吧……」 「……太過分了,我去跟她解釋,我們明明是在查看證物!要不是局裡的電腦壞掉了也不會帶回來看啊!」學弟說著就要起身找隔壁理論。 維仔趕緊拉著他,不讓他衝動,「算了啦,是我們先不對,應該切靜音看的。」 「可是……學長才不是變態……學長人這麼好……又長得像梁朝偉……」學弟低著頭說。 「……你知道就好啦。」維仔苦笑著搓揉學弟的頭,這學弟真的好可愛。 「學長……」學弟哭喪著臉看維仔,表情比剛剛看到遭小偷的自家時還難過。 「啊,我知道一種藥對腫傷很有效,我馬上去買!」語畢學弟就跑出門,維仔拉他都來不及。 *** 學弟飛奔出門後不是往出口而是往隔壁走去,不用按電鈴門就自動開啟。 「好久不見!你去做變性手術啊。」學弟笑道。 小偷一把拽下自己頭上的假髮,「你才是,多年不見,裝可愛的功力越來越高深了……」 這傢伙小學時代老愛跟在小維和他後面,小維大概忘光光了,但他可記得一清二楚。 「哪比得上你啊,住在他家隔壁?真虧你想得出來。」學弟的臉突然由單純轉為老練。 「你不也是!跟他一樣考警察,連單位都調一樣的!」 「你沒聽過近水樓台先得月嗎?」學弟奸詐地笑道。 「要得也是我先得。」小偷氣憤地道。 「我就不信你敢去見他,啊啊,聽說學長不讓我睡沙發,叫我晚上跟他睡同一張床呢。」學弟為了激怒他故意地說。 「你!」 二人話講到一半,維仔家的門突然打開,小偷連忙關門。 「學弟?你不是去買藥了嗎。」 「啊,學長啊……不好意思,我還是跟隔壁這個小姐說了……她人很好呢,要我向你說對不起,都是她誤會了。」學弟用無懈可擊的天真笑容說。 「喔……謝謝你。」維仔笑著跟學弟道謝。 「啊啊!我還要幫你買藥呢。」 「不用啦,都一點了。藥局也沒開這麼晚,快進來吧。」 「嗯!」 學弟進門前看了一眼隔壁的房門,然後露出勝利者的微笑。 Catch him if you can. Case1-3. 警察憂鬱 小孩們在某家幼稚園園外的遊樂設施玩耍著,才五、六歲或更小的小朋友天真無邪、無憂無慮,人通常對這個時候的記憶沒有什麼印象,除非是發生讓他印象深刻的事。 「小殷小殷。」一個穿著粉紅色綴花洋裝,綁著公主頭的小女孩走向獨自盪著鞦韆的男孩。 男孩看了她一眼,不想理會她,繼續盪著鞦韆,女孩倒也不在意,拿出一隻不知道是狗還是豬的紙黏土作品。 「你看,這是哥哥做給我的喔,很可愛吧!」 小殷心想,又來了,她真是個奇怪的傢伙,每次都拿著她哥送她的東西來炫耀,起初小殷還會很高興地聽她講哥哥的事,小殷是獨生子覺得有哥哥姐姐好像很有趣,但久而久之卻轉變為厭煩。 「哥哥說他下次還會再做貓咪給我喔。」小女孩笑著說,完全沒注意到小殷不悅的臉色。 他停下鞦韆說,「我要回教室去了。」 「你看嘛,真的很可愛喔!」 小女孩抓著他的手臂,小殷覺得很討厭,繼續往前走時,小女孩卻跌坐在地上,那隻似狗又似豬的紙黏土也摔碎在地上。 女孩開始大哭,卻更加深小殷對她的厭煩感。 哥哥到底有什麼好的! 後來他在附近的公園看到二個男孩在放風箏,他認得其中一個,就是那個女生的哥哥,他有時候會來接她,所以他認得。 小殷不自覺地開始觀察起他們二個,他們或笑或鬧,表情很開心,有時候還打成一團,但隨即又哈哈大笑,絲毫沒有邏輯可言,但卻讓小殷很羨慕。 但他不知道他是羨慕另一位男孩,還是羨慕這種相處模式…… *** 警察的工作並沒有外人想得那麼輕鬆,特別是在這個城市當警察,雜事鳥事特別多,常有人打電話來說他家隔壁老王跟老陳又打架了,勸架回來又是這裡紅那裡紫,長官說這點傷拿狗皮藥膏貼一貼就好,不能申請醫藥費。 這個城市還有個特產,就是怪人也比別的地方多,隔壁巷口的阿麗三天二頭就吵著要跳樓,雖然她家是平房,但警察還是得上去她家屋頂把她勸下來,還有一個怪人叫阿兵哥,此人特別奇,每天下午三點準時到派出所報到,在門口踢正步,踢個十五分鐘,回去時還不忘對值班的警察說「中華民國萬歲」。 最近棄嬰受虐兒又更多了,派出所有時還要充當育嬰房,沒有女警支援的時候,這些粗手粗腳的大男人照應不來只能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你說這是小警察的雜務多,但別忘了這裡的黑道槍手也不少,刑警們衝鋒陷陣時卻得提心吊膽,因為聽說身上的防彈衣防不了子彈,當臥底揪出毒梟以為可以光榮返家時,卻又涉嫌吸毒而身陷囹圄,今天公祭,明天忘記,又有多少人記得那些為國犧牲的英魂們?恐怕也只有那些在暗夜裡啜泣的家屬吧。 那,為什麼要當警察呢? 伸張正義,維護秩序絕對不是阿殷的理由,關於這個問題他會回答…… 因為那個人。 *** 「學長,晚上要不要去吃燒烤啊?」學弟問著對面正處理公務的維仔。 「喔,好啊,只要下班前沒有報案電話的話……」維仔笑道。 學弟很快的就適應這個派出所的環境,剛被小偷光顧空無一物的房間也收到好心學長們送來的舊家具應急,他本來就是個很會看人臉色的人,或者應該說是他會照著對方的喜好改變他的個性。 像是學長喜歡率直可愛的人,他在他面前就會表現成這樣,局長的話就喜歡認真細心的,老周則是要陪他講點冷笑話。 這種能力在他人生中的各個階段都很吃得開,但他最近卻有點憂鬱。 會調來跟學長這個所完全是意外,但第一天他看到學長時就認出來了,學長一定不記得,因為在學長升國二後沒多久他就搬家了。 小時候就聽學長說他要當警察,不知不覺十幾年過去他也警專畢業,再見到面時有種熟悉又疏離的感覺,但他知道學長喜歡的類型,就跟他小時候扮演的是一樣的。 所以二人要熟絡並不難,只是那條線他大概跨不過去。 他從來就沒有跟別人交往過的經驗,因為他害怕被發現真面目,他沒有自信可以一直保持著對方喜歡的樣子。 不過現在這樣他就滿足了,他喜歡這種相處模式,反正那位小偷先生一定不敢跟學長面對面,他跟學長就可以一直這樣下去。 「喔喔,再三分鐘。」維仔指著時鐘,再過三分鐘就可以下班了,但這三分鐘通常是最危險的時刻。 兩人直盯著派出所桌上的電話,只是他們沒想到,除了電話外還有人會直接拜訪派出所的。 「警察先生!!!有扒手!」從門口傳來高分貝的女聲,維仔聽到後做了一個暈倒的表情。 學弟則是苦笑,「常有的事啦,學長。」 學長學弟起身後只見門口有三個人,一個大概就是那個高分貝女聲的主人,穿得珠光寶氣,體態福相,頗有暴發戶女主人之姿,整身給人的感覺就是「我身上很有錢,來扒我啊!」的感覺,後面則有二個男子,前面的中年男子雙手被後方男子扣住,想必前方這個男子就是扒手,但後方這位看起來並不像是這個女暴發戶的小白臉,他穿著時下並不流行的白色西裝,但卻很適合他,略細的領帶讓他有種雅痞風。 「警察先生,我跟你講喔,這個人夠夭壽的啦,我走在路上他就突然搶走我的皮包,要不是這位路過的先生幫忙,我裡面三十萬的現金就沒了!」女暴發戶見到警察先生就講個不停。「好好,我們知道,學弟你先幫她做個筆錄,我來處理他。」 維仔拿了手銬銬住扒手時,才發現這個面孔他記得,是個叫阿鼠的慣犯。 「阿鼠!你怎麼又犯了!」維仔大罵著。 人如其名長得一副獐頭鼠目的阿鼠朝旁邊啐了口口水,「還以為今天有肥羊,沒想到後面這個礙事的傢伙跑得真快……」 維仔把阿鼠銬在牆邊的鐵桿上後才注意到那個原本抓住阿鼠的男子,他進派出所後頭就低低的,明明看起來不像是個畏首畏尾的人啊…… 「啊,真是謝謝你啊,這年頭這麼見義勇為的人不多了……咦?我怎麼好像在哪裡看過你啊……」維仔靠近對方仔細看著。 「不,這……」白西裝男子連忙要轉身離去時,卻被維仔抓住肩膀。 「君飛!你不是君飛嗎??是我啊,我是小維啊!」維仔興奮地大叫。 這一叫讓原本在做筆錄的學弟也抬起頭來,恰好跟君飛四目相對,而且不知道為什麼,這二個用眼神就能對話。 「小偷抓扒手?你改邪歸正啦?」 「你管我……」 「君飛,你不記得我啦,從國二分班後就不常見面了,你現在在做什麼?」維仔見到老同學高興得很。 但君飛則是不斷用手摩擦著臉,眼神也不太敢看他,「記得啊……我……現在……」 在當小偷啦,專門偷學長家,學弟在心裡幫君飛回答。 「一定是在大企業上班吧!你那麼聰明,分班時還是前段班呢!」維仔自顧自地講,完全沒注意到對方的不對勁。 君飛莫可奈何地點了點頭。 學弟則是搖搖頭,他想戳破對方的謊言,但這樣他在學長前建立的形象…… 「不行,我一定非跟你好好聊聊不可!學弟,這邊你可以處理嗎?我要先跟老同學去吃飯!」只見維仔也沒等學弟回答,就拉著君飛往外面走。 「啊,學長!那燒烤……」等等啊,學長你不知道那傢伙對你…… 「抱歉,改天嘍!」這句話從遠方傳來後就聽見車子發動離去的聲音。 該死,這樣子又有變局了! 「喂,警察先生,你有沒有聽我在講啊?」女暴發戶道。 「啊啊,不好意思,講到哪了呢?」 「講到我早上出門時在選衣服啦,我本來要穿那件綠色的洋裝的,可是覺得太綠,跟我的耳環不搭,後來又挑了紅色的大衣……」 「呃……不好意思喔,我們是在做案發當時的筆錄。」誰管妳穿啥啊,我要趕快做完筆錄去追他們啊! 「我是在說案發當時的事啊!!」 高分貝的女聲讓學弟耳膜有種刺痛感,他知道,對付這種人就只能聽他們把話說完…… 「……請繼續……」 「所以啊,我又換了那個紫色的高跟鞋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