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術業專攻
  • 2843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Case7. 勇者小夜曲。原作◎亞海/ami

■■■ 就跟世上千千萬萬的勇者一樣,他離鄉背景踏上了漫長的旅途,也跟其它勇者一樣,他並非自願隻身前往傳說中的邪惡地帶。 原本是王國裡一介園丁的他,就因為不小心剪掉了皇后鍾愛的那朵玫瑰,就被派去向國王的姨婆收債,全國上上下下的人都知道國王的姨婆是個很可怕的小氣鬼,她的口頭禪是『有借沒還,再借簡單。』,而且住在有惡龍跟魔王棲息的地帶,還豢養著地獄之犬,所以臨行的那天,大家不叫他園丁,叫他勇者。 勇者很無奈,他走向道具屋把大剪刀賣掉,換來的錢買了一把小刀跟一本『勇者速成指南』,那個道具屋的老闆很親切,他說每個勇者都是看這本長大的。 那夜坐在火堆旁他翻閱著那本書,勇者很沒耐性,直接跳到『第十九章 破關後』。 裡面寫著,『打倒魔王跟惡龍的勇者回國後可以得到大量的財富還有娶得國王的女兒。』,勇者歪著頭想國王女兒的面貌。 她每次到後花園觀光都會造成地震,而且死傷不少花草樹木,廚房裡的女僕說,公主每天都要吃十五餐正餐,二十餐點心,外加五份宵夜,龐大食量的公主使得王國的經濟每下愈況,所以他才會出來討債… 這樣的公主,送給他他也不要,況且國王絕對付不出嫁妝的… 唉,那這樣他破關幹嘛?勇者雙手交疊在腦後躺在地上看著星空想。 夜風精靈總愛惡作劇,輕吹起一陣風把草地上的『勇者速成指南』翻過一頁,『第二十章 禁忌的一章──另一種結局』,對標題好奇的勇者拿起書來再度翻閱。 『…降伏魔王的勇者會發現真愛,魔王的單純心靈被勇者吸引,勇者則懾服於那黑色斗篷下的美麗面貌,於是魔王跟勇者就這麼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乍看之下有點像是騙人的廣告文案,但勇者想了想,再怎樣都比那暴食症公主好,隔日便抱著奇妙的心態踏上征服魔王的旅程。 ■■■ 不知道是這個勇者太癟腳還是人緣不好,沒有一個願意加入他的團隊,旅程上他很孤獨,但幸運的他還是靠著主角的威能度過了一個個難關。 而在他的旅程中唯一當勇者談話對象的就是道具屋老闆,從他剛出道就對他很親切,每次都帶著笑容迎接他,不管勇者到哪個城市總看得到他,書上說這是因為他在各個城市都有胞兄的緣故,但勇者寧可相信他們是同一個人。 因此勇者常常到武器屋買新的武器,然後到道具屋把舊的賣掉,並趁這個機會跟老闆聊天,讓自己不會得第十章裡講的『勇者憂鬱症』。 物換星移,時空輪轉,儘管都有其它勇者拿著拐杖帶著孫子到公園散步了,這位勇者仍繼續他的緩慢旅程,總算,正邪交鋒的那天到了。 在拼鬥十小時後,勇者拿著他的最強寶劍奮力往魔王衝去準備給予最後一擊時,剛被打敗的惡龍撐著殘破不堪的身體擋在勇者與魔王之間。 「不,不要殺他…」惡龍邊喘息著說。 「龍,為何要救我…」魔王震驚地道,他以為牠被他收服後,只是心不甘情不願地在他手下做事。 惡龍轉身,深情地看著魔王,「因為,我愛你啊…」 「龍!!我以為…是我一廂情願地…」 「不,這麼多年來,我對你其實也一往情深…」 「龍!!」 「魔王!!!」 一魔一龍就這樣在勇者前面上演感人肺腑愛情倫理大戲完結篇,還不顧本遊戲為普遍級,就這麼寬衣解帶熱吻起來。 勇者實在看不下去,奮力將寶劍插在地上,也忘記跟住在後方的國王姨婆收債就這麼悲愴離去。 勇者邊走邊哭,邊走邊撕書,裡面完全沒有提到失業又失戀後的勇者該怎麼辦,工作可以重操舊業當園丁,但早就過了適婚年齡的他該如何找對象?又沒有在故鄉等待多年的女友…認識的人也很少… 這時候勇者突然想到那個每次都微笑著迎接他來到的道具屋老闆,雖然對方是男的,不過魔王他們一個是魔王一個是龍都沒問題了,男人跟男人也不稀奇吧!況且道具屋老闆還長得頗為清秀… 當下決定要跟道具屋老闆告白的勇者在路邊摘了幾朵野花,用溪水梳洗一下面容,便開心地往最近的城鎮走去。 「道具屋老闆!我喜歡你!」二話不多說,勇者馬上就告白。 面貌清秀的道具屋老闆依然微笑著,「謝謝,我也喜歡你喔。」 收到正面回應的勇者喜上眉梢,趁勝追擊說,「那、那,請跟我結婚!」 「啊,這個我可不能答應你,因為我已經結婚了喔。」道具屋老闆還是笑道。 「沒錯,對象是我!」從道具屋老闆身後出現一個壯碩的大塊頭低聲道。 勇者認得他,「你、你不是武器屋老闆嗎?」 「是啊,我們現在婚姻很美滿。」武器屋輕擁著嬌小的道具屋,一副很幸福的模樣。 「不可能!你們不可能見面,也不可能交談啊!」勇者雙手抱頭大叫,背出他熟讀的『勇者速成指南』裡的章節,「第三章 道具屋、武器屋和藥材屋…這三種店家在每個城鎮幾乎都有,而店家必需職守著自己的崗位,不得有怠慢之事…」 勇者用食指指著眼前二人,「所以你們根本沒有機會認識,也沒有機會談戀愛啊!」 「看來他什麼都不知道呢。」道具屋抬頭看著武器屋。 「是啊,要跟他講真相嗎?親愛的?」 「雖然有點殘忍,但這也是勇者成長的路程啊,你就講吧,親愛的。」 武器屋頷首後開始娓娓道來,「你勇者一級開始不是拿著小刀嗎?」 一頭霧水的勇者也只能點頭。 「後來賺了錢不是跟我買了長劍?」 「對啊,這有什麼關係?」 「你很沒耐心耶,等我講完啦,長劍不堪使用之後你會把他賣給道具屋嘛,然後再跟我買有抗魔效果的斧頭,斧頭太重了,你又把他賣掉,接著換有火屬性的雙刀,雙刀攻擊力不高,你再賣掉,買了日本武士刀村雨…」武器屋就這樣把勇者換武器的過程全講完,大概超過幾十種。 不耐煩的勇者邊聽邊點頭,最後說「所以呢?」 「我想說的是,你從我這邊買,使用,然後賣給他,知道了吧?」 勇者還是搖頭,完全不了解他在講什麼。 「親愛的,聽說勇者的智力都不高,你就再講詳細一點嘛。」道具屋插話。 「都聽你的,親愛的,以自然界來比喻的話,你就像是幫花朵傳遞花粉的昆蟲,懂了嗎?」 用這個例子來說,勇者就了解了,畢竟他也算是個前園丁。 「所以我就是你們二個之間的媒人?」勇者自己講出結論。 二人一同微笑點頭,「對啊。」 「親愛的總是會在武器上面刻下情話,然後經由你,再送來我這,久而久之,我就愛上他了。」道具屋溫柔地看著武器屋。 「什…什麼?我竟然拿著這種東西打怪都沒發現?」怎麼有種怪噁心的感覺…一想到自己的劍上可能寫了『xxx我愛你…』之類的話。 「你當然不會發現啊,出了名不愛惜東西的勇者,誰看過勇者擦拭武器過了,用過就賣是你們的天性。」 「我…這…」勇者雙腳跪地,一副失望至極的樣子。 路過的吟遊詩人恰巧把這整幕都看在眼裡,因此編出這個曲子。 ■■■ 『勇者,勇者,笨蛋的勇者, 勇者,勇者,失戀的勇者。 你湊合魔王與惡龍,讓他們幸福,自己當好人, 你成為媒人,使他們快樂,自己失敗。 勇者,勇者,愚蠢的勇者, 勇者,勇者,完蛋的勇者。 你湊合武器屋與道具屋,讓他們幸福,自己當好人, 你成為媒介,使他們幸福,自己悲慘。 勇者,勇者,被發卡的勇者, 勇者,勇者,Game Over的勇者。』 由吟遊詩人帶領著鎮民,大家一同唱著這首勇者小夜曲,雖然歌詞有點悲慘,但也道出勇者的戀愛史,且曲調簡單輕快,大人小孩都琅琅上口,即使在吟遊詩人離開這個城鎮後,曲子依然在大街小巷歡唱著,這個旋律盤旋在大家的腦中,怎麼趕也趕不走。 直到另一個旅人拜訪,他看起來三十多歲,穿著破舊,背上還背個大剪刀,看起來好像在找人,他停下腳步要詢問城鎮裡的居民時,一個小孩子正巧哼著那首歌從他身旁經過。 「勇者,勇者,笨蛋的勇者, 勇者,勇者,失戀的勇者…」小孩子天真地唱著這首歌。 「媽的,不要罵我笨蛋!該死的詩人,明明是我發你卡啊!」 這就是勇者小夜曲的由來,聽說前勇者跟吟遊詩人的追逐至今仍持續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